前面5p是我的画,后面是最近在画世界茶会遇见的大神。

超级棒(σ′▽‵)′▽‵)σ

Pine


•喜欢喝牛奶,立志要长一米八


•不喜欢别人说他矮


•打架特别凶


•实际身高只有一米五多


•因为一些原因,不太喜欢跟人交流


•Error厨,超爱error扯蓝线的样子


•有神不知鬼不觉穿梭AU的能力,但对于这项能力,他根本没用在该用的地方


•没有审批眼,打架靠肉搏


•血特别厚,记事起就没有人看见过他残血


•肉搏能力很强,请不要轻视这个看起来和小蓝莓一样可爱的孩子


•他经历过屠杀线,在屠杀线中,玩家从来没有打败过他


•双重性格,对人对事很极端,陌生人请不要擅自跟他有交流,他会打你到死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家骨的基本设定


嘿嘿,前几天在画世界茶会溜达,截了很多大大的画,超级棒(σ′▽‵)′▽‵)σ

艾力克斯(哥哥)和弟弟的父亲。


看起来像个未成年。


这是在父亲被判十六年刑,事发的那天晚上。艾力克斯在找他那间接性发疯的父亲,在熟悉的小巷子,看见了似乎冷静下来的父亲。


艾力克斯发现躺在一边的那个据说杀过人的混混,他发现混混已经死了。


他还是冷静的离父亲远了一点,通知了救护车和警车。


毕竟总不能让父亲那么坐在那里,等天亮,混混凉透了吧。


他站在路灯下,一旁的女警察似乎是以为他吓到了,细心的给他披上了毛毯。


他被警察带到警局,接受询问。


警察对于这个杀人犯是他的父亲这个事实感到惊讶,柔声细语地说着一些安抚的话。


警察和法院给了他一笔不少的钱供他和弟弟上学生活。


父亲因为间歇性精神病,法院并不能直接判他死刑,所以判了父亲十六年监禁,并且不间断给父亲注射治疗精神的药物。


说实话,父亲虽然有精神病,克制不住杀人,到最后,父亲都没有伤害过他们。


父亲虽然不是艾力克斯和弟弟的亲生父亲,但这三个人确确实实也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艾力克斯的母亲是父亲的姐姐,跟父亲一样是祖父母乱伦的产物。


而艾力克斯和弟弟,则是母亲和实验怪物的孩子,他和弟弟是双生子,弟弟晚了几天才被生出来。


比起他,弟弟的各方面都像个正常人。


很讽刺。


乱伦的产物,和怪物的孩子。


呵呵。


———————————————————


啊啊,爆肝啊!我怎么就那么找虐呢?


大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写写写。


我还能完成吃鸽子的使命吗?≡ ̄﹏ ̄≡



艾力克斯有一个弟弟,和一个不称职的父亲。



那个人似乎生来就有缺陷,他酷爱跟人动手,特别喜欢见血。



在他的印象中,父亲的一生基本上都在监狱里和小巷子徘徊。



他的父亲天生矮小,有一副未成年的样貌,但眼睛的缺陷使得那个人不太乐意人提起,其他人一提起,那个人就会动手。



父亲很厉害,从父亲从没输过打架这一方面,他很厉害。



一直以来,艾力克斯饱受同学和邻里之间的各种碎语。他长的很像父亲,一面同学都惧怕他,另一面同学都在说他和他爸爸一样可怕、恶心。



幸亏父亲对他和弟弟还不错,那时候父亲知道他被同学这么说,当着他同学的面,把带头骂他的人打了一顿,以后也没有人敢背地里骂他了。



后来,父亲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了,本来就很少待在家里,生病了以后,陪他和弟弟的手机就越发少了。



他成年以后,去看过因为打死人被判刑十六年监禁的父亲。



父亲看上去过的很不错,在监狱里,还没有人敢违抗父亲。



父亲坐在他对面,神色很平静。



“怎么样?”



“还行。”



“我的礼物你收到了吗?”



“它很好。”



父亲闷笑了几声。



“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弟弟现在有工作了,我也有了。”



“你的怎么样?是媒体还是医生?”



“我开了一个安保公司,收益不错。”



“那挺好。”



“还有几年?你出去了,就来吧。”



“早着呢,还有十三年。”



“你,争取早点出来吧。”



“嗯。”



艾力克斯放下了话筒,朝父亲笑了笑,离开了这座监狱。



gou弟弟在监狱门口,他靠在车门前完手机。



“走吧。”他不看gou弟弟,打开车门。



———————————————————————



这是柴设哥哥的小故事,感觉好有味道哦。


会接着写的,但咕多久就不知道了。


(๑°3°๑)♪~(´ε` )




Lostunder(迷失之下)



〔1〕



———————————————————————



在很久很久以前,这个世界曾经有过怪物的出现,怪物们的离去和消失,发生在地面的一次人类与怪物的大战中。



人类不满足于自己拥有的陆地,想争夺怪物的陆地,怪物首领在试图与人类协商解决不必要的战争时,被某右派组织刺杀身亡,失去首领的怪物很多都在悲愤中被右派组织杀死,残余的怪物被洗脑的居民驱赶,被逼跳进了当地的禁区死火山中。



弄巧成拙,死火山里面竟有一个地底世界,残余的怪物们决定在地底世界定居,不再妄想与人类再有任何友好的和平接触。



野心勃勃的政治家从没停止侵略的步伐,他们在怪物被驱逐以后,并不满足得到的怪物们小小的陆地,大国和小国之间单方面的战争时不时就响起,一连数百年过去,战争仍然摧残着人们的身心。



国家之间的战争时不时打响,无数的科学家日夜不停地研发着杀伤力大的新型武器,只为了杀死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他生活在一个边远的国家,周边的国家一直在被战争时不时侵饶,这个小小的国家每天都在害怕,战火哪天就烧到它。



哪怕人们天天都在战前备战,可真正到了关头,谁也逃不了。



十七岁的他,在逃亡中,失去了亲人,在虚拟中,失去了自我。



他和陌生人也遭受了几百年前怪物们经历的事情,只不过不同的是前者是被驱逐,后者是被饥饿的受难者当成食物。



他们掉进了深渊,在一片白色花海中醒来。



两个人类遇见了很多奇妙的事物。



会说话的大白花想要他们的灵魂,一只戴着面具的怪物托莉雅救了他们,她给他们吃了核桃派,让他们住在她的房子里。温和的怪物令他们暂时放下了一路上的疲惫和恐惧。



陌生人对走廊很感兴趣,住了几天,就带着他与托莉雅告了别。



他们在走廊遇见了一只蒙着白纱的幽灵怪物,怪物对他们的出现表现了极其‘友好’的问候,陌生人差点被怪物杀死。



脱险以后,陌生人拉着他,逃似的离开了长长的走廊,不再乱想走廊。



走廊的尽头是一片幽深的树林,一个戴着笑嘻嘻面具名叫帕派瑞斯的高大怪物,和一个只有俩窟窿的面具名叫sans的矮小怪物,两只骷髅也都很‘友好’的问候了他们。



两只怪物很奇怪,他们攻击了他们,却没有想杀死他们,陌生人对这个特异现象很感兴趣,于是和怪物们交谈起来。



矮小怪物对于神志不清的他很好奇,在听到陌生人的答复以后,提出要带他们到怪物世界的一个有智慧的怪物那里。



陌生人答应了,带着他,跟着怪物进入了树林。



—未完待续——————————————————





Lostunder〔迷失之下〕



———————————————————————



主角叫做Glouces。



这个世界



Lostunder中核污染、战争频繁,在逃难的人们大多因为战争或者辐射和其他痛苦的方式死去。



Glouces在逃难中目睹父母受害,被饥饿的跟恶鬼一样的受难者吃掉后,深受打击。他茫然若失的躲避受难者,偶然间进入了一个身处防空洞的实验室,发现了一个游戏仓,对现实世界百般绝望的gloucester选择进入游戏世界麻醉自己。



精神极度崩溃的glouces,脑子里一片混乱,偏执认为自己跟父母一样已经被吃掉了。



——题外话——————————————————



游戏仓的设定是超智能化,进入游戏后不需要用身体感受,游戏会用特殊手段刺激大脑,将游戏数据与精神连接。玩家会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进行游戏。



游戏有一个极大的漏洞,就是,进入游戏后,一开始的心情会影响整个游戏。



如果在进入游戏的时候保持愤怒,在退出游戏之前,会一直以愤怒的思维去玩游戏,在退出游戏以后,会因为游戏中的精神状态影响现实的自己。



在游戏发行的一段时间后,玩游戏的95%的人类因为精神状态不佳进入游戏,而变成疯子,杀人狂,傻子。



就像现在的glouces一样,只不过他还有自我意识,并没有完全变成傻子。



———————————————————————



剧情



glouces不认为游戏中的生物配拥有他的友善,在漫长的时间里,他一直暴力屠杀着游戏角色。



在游戏中断被迫退出后,glouces意识失控,差点杀死了强行把他退出游戏的帕罗。



因为游戏还是半成品的缘故,glouces的精神仍然深陷游戏中。



他变成了一个痴呆儿童。



———————————————————————



帕罗是开发游戏的最初设想人,一心想做一个超级棒的游戏,但因为自己的设想被后来的开发团队盗用,没有及时将AU中的漏洞填补。在发行以后酿成了严重的后果。



他为了能够弥补错误,自己把全部身家卖了从黑市低价买回一台AU〔开发团队为了凸现游戏的不同,将游戏价格抬到天价,只有有钱人才玩得起〕,带回实验室里修补漏洞。



后来突发核爆的时候躲进了防空洞,在核爆结束返回自己实验室时,意外发现躺在游戏仓的glouces。



他知道自己的游戏也还只是半成品,只要他没有把漏洞给填补完,长时间的游戏还是很容易会让精神本来就崩溃的人类疯掉。



为了不再悲剧重演,于是他强行把glouces唤醒,差点被杀掉,但幸亏glouces进入游戏前饥饿了很多天,进入游戏以后没有摄取营养,他还是成功成功将失控的glouces制服。〔ps:你能想到glouces如果吃饱了,攻击力有多强吗?〕



由于实验室里没有了存粮,papyrus带着神志不清的glouces踏上了不归路(口误)寻找食物的旅程。




Book World(书世界)



Lire和骨格篇



———————————————————————



Lire在有了第一只骨格以后,一直在不停的分裂骨格,split很担心他的精神是不是出问题了,担忧他可能因为太寂寞,所以像error一样疯了。



事实上,lire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就有着很大的缺陷,他的每一项情感都是极端的、放大的,这直接导致他的精神出了很大问题。



Lire很依赖疼痛给予自己的清醒,他认为冷静可以让他暂时失去情感,可是,极度的冷静会使他在日后的爆发中更加疯狂。



Lire太喜欢压抑自己,以至于在他尝到分裂自己可以失去一部分感情的甜头时,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开始疯狂分裂情感。



Lire不会把真实的自己展示给别人看,因为他很不希望,除了自己和本体以外生物知道他真实的性格,这会让他暴走。



———————————————————————



Lire没有暴走过,但他知道自己暴走会毁了整个世界和时间线。



分裂了自己很多次的lire依然没有摆脱极端情感,因为他的情感足以让他再分裂成千次。



Lire分裂了很多次,多的他数不清,但很多次都是分裂出扭曲和没有情感的骨。



对于lire来说,分裂出一个不缺胳膊少腿拥有自己一部分感情的骨格是一件很难的事。



他并不把分裂的骨看做自己的一部分,事实上,他并不喜欢这些小家伙,因为,他们的存在,并不会让他彻底摆脱极端情绪,所以他交给了split一个任务,就是教那些骨怎么生存,然后在他们能够独立的时候让他们离开书世界。



逐渐增加的骨使书世界的某一段时间内都特别不安宁,split增加了工作量,他必须每天带着这群小骨头,尽量离lire在的地方远一点。



Lire在成功分裂出第五个骨格时,他的HP数值只剩下1HP,lire被本体激醒了,他意识到如果自己再继续分裂怪物,他会因为负值而死去。这个创造了很多骨的家伙终于在疯狂分裂中停下来,帮split了。



———————————————————————



Lire:一个一直执着于造‘孩子’的无良骨。


Split:一个原本是保护lire的,后面演变成幼稚园奶爸,再也不想跟lire有交集的骨。



———————————————————————



成功分裂的骨格



Split〔源自德语分裂〕的情感是暴躁、温暖和占有欲,他代表了lire的决心,拥有着炽热的内心。


〔详情请见书世界第一篇〕可怜的大哥split一直在带骨,在带完最后一只骨以后,自己离开了书世界。



Satana〔源自罗马语撒旦〕的情感是谨慎和阳光,拥有紫色灵魂。


他有很强的抗压能力,很爱自己的弟弟adel,对于adel的能力很担心。


独立以后,在各种au游走,寻找能够解决弟弟能力副作用的方法,曾经有一段时间跟着邪骨们在各种au破坏,一直在弟弟目前搪塞自己做的事。



Adel〔源自捷克语大天使anděl.〕的情感是天真、无惧和残忍。


他拥有黑色灵魂,对于自己的能力很好奇,常常处于不可控状态,破坏过书世界。


独立以后一直被哥哥藏在某个小au里,并不知道自己能力的使用方法。



Tori〔源自芬兰语医生tohtori〕的情感未知,他是唯一一个没有情感却完整的骨。


他没有灵魂,他拥有敏捷的思维和切割的能力。


他对au骨有着狂热的兴趣,一个励志于研究形态怪异au骨的骨。


在他跟着split学习时,因为他对同胞的残忍手段,很早就被split扔了出去。



Slange〔源自丹麦语蛇〕的情感未知,他是最后一个分裂骨,是一个强大且病态的骨格。


如果他有了心仪的宠物,他会使用各种方法让小宠物依附自己。


被宠物依附的时候,他会表现的格外兴奋。


他曾经在跟着split学习时,见过一个没有情感的小宠物,slange对这个懵懵懂懂的小宠物很感兴趣,做了一些不好的事,和tori一样被扔了出去。



———————————————————————



啊哈,就这么一点点文修改了几天,要么是名字想不出,要么就是内容没想好怎么写。


现在还只是把世界观啊,人物描述写了,要是把整个故事写了,我怕是要熬个几年了。


脑洞太大,有时候也不是好事,因为完全写不赢,前面的灵感没写完,在写的时候又有了新的灵感,又得把前面的推一边写新的,手速完全跟不上节奏。




Book World(书世界)


Lire和Split简述篇


———————————————————————


Lire诞生于书世界,本体是名为《UT·AU大全》的一本书。他的兴趣爱好是看书世界新生成的书。


Lire的灵魂是无色的,没有GB炮和攻击能力,但他拥有可以模仿拥有love的骨和能力的能力(虽然从来没有用过)。


Lire的HP有26HP,在分裂自己很多次,终于成功分裂出完整骨,血量变成了1HP。


Lire虽然拥有模仿的能力,但他每一次使用后会减少半格血,对于像他这样自动增血很慢的骨来说,不用能力,永远是一个好的选择。


Lire很爱笑,笑起来很可爱。由于本体一直在生成新的故事,lire一直都在意识被强行挤压的痛苦中压制自己,让自己忘记痛苦,渐渐的就不太愿意笑了。


原sans诞生时,lire本体书就跟着诞生了。


书最初的封面叫做《UT》,在UT世界衍生出AU世界时,本体封面才正式更名为《UT·AU大全》。


lire原本并不存在,在AU世界诞生了像ink一类的独立AU,他的本体才把他创造出来。


Lire的性格很随和,容易接受新事物,但Lire的性格并没有很友好,他对于疼痛及其敏锐,在每一次忍受不了头疼时,lire就会大发脾气,然后吃书(没错,吃书,为了报复本体,将本体的同类吃掉)。


Lire以实体的形式存在于书世界,他受到的任何损伤会因为本体迅速修复。


lire因为书世界只有他一只骨,虽然很了解所有的骨,但因为没有过跟别的骨相处的经历,他很担心跟其他骨交流闹出笑话,所以一直没有离开过书世界。


Lire有轻微近视,有很多本体给他的眼镜,他最喜欢的眼镜是粉红色。


Lire的审美观在本体的干扰下变得很异常,他一直坚持认为像fell、error、horror、lust样的骨很可爱(虽然本体表示很无辜)。


在某一次本体生成故事时,lire在疼痛的高度清醒中,很难得没有发脾气,他发现了一些有趣的故事〔不存在:某只au骨因为无聊,就将自己的灵魂分裂,分裂出了一个小伙伴陪自己〕,于是lire二话不说就动了这个歪脑筋,在本体的百般阻挠后,他还是将自己分裂成了两个骨。


他的次骨格被他取名为Split。


———————————————————————


次骨格的性格跟lire几乎一模一样,但Split显得更加暴躁和可靠。他非常不爽lire天天饱受本体摧残,经常在lire发(chi)脾(shu)气时帮(yi)助(qi)他(chi)。


Split喜欢看着lire看书。看着lire在书上寻找如何自己拥有能力的样子,都会激发出他强烈的保护欲


虽然Split只是lire1/7的灵魂,但他明显与会相互融合的骨格不同,他在分裂出来以后,很快便被书世界重新组合成为一个完整的灵魂,拥有自己的思维和能力。


Split的特殊能力是使用决心,他拥有自己的攻击方式。


Split拥有GB炮。每一次在lire面前展现时,他都会愧疚于没有办法让lire拥有攻击。


Split比lire要强大,无论是从使用能力不掉血,还是本身的能力。但是,Split从没有过想吞噬lire的想法,他存在的意义,是保护lire,书世界将他组合完整,就是为了保护不使用能力的lire。


Split的真正名字其实是■■■■■


———————————————————————


书世界的生物其实都不是活物,事实上这个活物说法并不适用于lire。


Lire虽然是在书世界唯一的骨,但他平时的活动都是建立在时间停止上的。


书世界为了让书不在时间的流逝中飘散,整个世界的时间都是暂停的。


如果lire的身体拥有了时间,那么他会像书一样,在漫长时间中死去。并不会永生。


———————————————————————


独立au,接受评价,会继续修改


Lire(法语意思为阅读)